水果视频app官网下载安装

十分钟后

天柱山大竞技场,某房间

嗣紫从外面推开屋门,无精打采地走了进来,他表情低迷、目光消沉,但看上去似乎比之前在竞技场的时候要好一些。

房间里的空间异常宽广,地上铺着豪华的金红色地毯,正对着大门的那面墙上嵌着一个壁炉,金黄色的火焰在里面懒洋洋地摇曳,一边噼里啪啦的燃烧一边散播着香喷喷的暖意,旁边是几张舒适的沙发,上面都飘浮着一根闪烁着银白色火光的蜡烛,将整个房间映得分外明亮。

屋内并非空无一人,就在嗣紫推门进来的同时,几道目光瞬间汇集到了他的身上。

“你到底做了什么啊啊啊!”

有着一头火焰般红色长发的少女猛地从壁炉旁站起身来,气势汹汹地大步走到了嗣紫面前,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对方的鼻尖大声道:“一口气毁掉了大半个场地是吧!挥挥手就让五级竞技场做整整两天的检修是吧!差点儿轰碎结界把那些观众都炸碎了是吧!你都多大了还这么意气用事啊!小绫连层油皮都没被擦破就让你彻底失控了是吧,啊?!”

“抱歉,赤琉……”嗣紫有些沮丧地垂下了头,低声道歉:“我刚才确实失控了,对不起。”

“你是窝囊废吗!?谁让你道歉了啊!”名叫赤琉的少女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怒道:“毁掉大半个场地又怎么了!反正这地方的修补材料也不要钱,大鼻子鲁维只要从他那1%不会爆炸的东西里面随便找点儿边角料就能搞定!做两天检修怎么了,反正这几十年里五级竞技场的平均水准一直都低得可怜,跟小孩掐架似的互殴看着有啥意思!弄碎结界怎么了,那些观众不是什么事儿都没有吗?!你就这么没有骨气的吗!干嘛要道歉啊!?”

这姑娘有着一副好身材和与前者对比极度鲜明的坏脾气,她的穿着打扮与嗣紫差不多,只不过斗篷是嫣红色的,身上那套贴身的连体轻甲是赤红色的,上面有着黑色纹路和很多蓝宝石,勾勒出她那姣好到能跟牙牙有一拼(但比语宸逊色一些)的身材,她傲慢地扬着下巴,看向嗣紫的眼神十分不友好。

“但我不应该失去理智。”嗣紫却依然无精打采地垂着头,叹息道:“之前在菜级场的时候,如果那个半龙人骑士没有及时冲上去,我可能会在结界生效前杀死那个半兽人女孩……”

赤琉哼了一声:“那你该道歉的对象也不是我。”

清爽运动型棒球美眉形态撩人

“别傻了,当一只追在选手屁股后面道歉的鸡,嗣紫不会愿意的~”

顶着一头乱发的男子从沙发弹出了半个脑袋,笑呵呵地对赤琉眨了眨眼:“那实在是太滑稽了。”

“闭嘴,四号。”疑似菜级竞技场二号鸡的少女凶恶地回头瞪了前者一眼,然后用力踹了嗣紫的膝盖一脚:“你真应该让自己的脑子清醒清醒了。”

疑似菜级竞技场初号鸡的弱气少年点了点头,慢吞吞地向壁炉走去,结果没走两步就被拦住了……

并非正在用力磨牙的赤琉,而是一个留着淡蓝色短发、披着白色斗篷、身穿纯白色轻甲的少女。

“还好么?”

她面无表情地问道,空灵的声音平淡如水、鲜红的双眸古井无波。

嗣紫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:“还好。”

“我们在拟态时是不会受致命伤的。”她又说,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嗣紫:“你刚才的行为并不理智。”

嗣紫露出了一个有些苦涩的表情:“对不起,绫蓝,我只是不小心想起了当年你……”

“你救了我,我活下来了。”名叫绫蓝的少女平静地打断了他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当年我只是为了履行保护你的义务。”

赤琉在两人身后不耐烦地咂了咂嘴,小声道:“但现在你已经没有那个义务了……”

“是的,没有了。”绫蓝却是听到了这句话,认真地转头对赤琉说道:“但是我习惯了。”

赤琉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,大步流星地回到自己之前窝着的沙发旁,气呼呼地坐了下来。

“你的精神状态依然不太稳定。”绫蓝则重新转向嗣紫,然后十分突然地把额头与抵在了对方的脑门上,过了四五秒才放开了已经完陷入呆滞的少年,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我建议你去找高阶观察者阿不思?迪亚卡德咨询一下,他或许会有办法。”

嗣紫有些慌乱地摇了摇头:“不,不用了……我没事,只要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了。”

“而且他还需要确保没有人在这段时间里将自己的脑袋贴在他头上。”赤琉讥笑着说道。

一个穿着与其他人相仿的服装、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的小男孩笑嘻嘻地看了一眼赤琉,转头对同样正在低声发笑的‘四号’小声道:“是喝醋吧?”

“是吃醋,三号。”四号做了个鬼脸,冲绫蓝与嗣紫的方向扬了扬眉毛:“不过他俩如果再这样下去,我们这段时间就不得不拦着赤琉不让她下场战斗了,她的自我控制能力还不如你呢……”

三号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:“真的!?”

“假的。”四号慵懒地打了个哈欠,笑道:“你平时的样子跟打架的时候根本就是两个人。”

三号沮丧地垂下了脑袋,正当他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,房间的大门再次被打开了……

诺伊斯?华绍十分狼狈地出现在五人面前。

“你好,诺伊斯~”四号冲他露出了一个清爽明朗的微笑,咧嘴道:“嗣紫没给你造成太大麻烦吧?”

诺伊斯干笑了一声,无力地耸了耸肩:“没有,这种程度的破坏我勉强还能应付得来,而且嗣紫他也挺……嗯,挺克制的,就算我不出手也不会造成什么人员伤亡。”

“你太谦虚啦,诺伊斯。”三号促狭地冲他嘿嘿一笑,顺着沙发的扶手滑到了地毯上:“身为天柱山第十二顺位的高阶观察者,你刚才根本不应该用‘勉强’这两个字,嗣紫哥造成的那点儿破坏对您来说简直就是毛毛雨啦~”

诺伊斯,或者说是天柱山第十二顺位高阶观察者,‘解析者’诺伊斯?华绍语速飞快地说了句脏话,然后看向不远处面色有些尴尬的嗣紫:“你现在怎么样?”

“我已经没……”

“他的状态还是有些不稳定。”

绫蓝在嗣紫刚刚开口的时候便平静地打断了他,她转向诺伊斯,脸上依然没有丝毫表情:“他想起了我当年险些死亡的事。”

“呃,还真是一点儿都不讨人喜欢的口吻啊,所以说嗣紫哥为啥会喜欢绫姐?”三号悄咪咪地冲四号BB着。

“你为啥一进入战斗状态就会暴走?”四号反问。

“不知道啊……”

“这就是答案了。”

“哎?”

诺伊斯的额角青筋直冒,他尽可能地无视两人的对话,然后一脸严肃地冲嗣紫说道:“灭神会已经不存在了。”

后者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……”

“你们弑神五兽体的使命已经不存在了!”

“我知道……”

“所有人……好吧,所有神都以为你们死了!就算知道你们活着估计也懒得再找麻烦!”

“我知道……”

“所以你们很安!零号也不会再有生命危险!”

嗣紫的眼睛微微眯起:“你可以叫她绫蓝,我们现在有名字了。”

“是是是,绫蓝,我很抱歉。”诺伊斯苦笑着对绫蓝做了个歉意的手势(后者毫无反应),然后继续对嗣紫说道:“所以绫蓝不会再有生命危险了!明白了么?”

嗣紫点了点头:“对不起。”

赤琉响亮地‘哼’了一声。

“等你们把欠天柱山的人情还完,就可以离开了。”诺伊斯耸了耸肩,那大大咧咧地笑容再次回到了他的脸上:“游离大陆也好,找个地方隐居起来安安静静地过日子也好(赤琉又哼了一声),想干什么都行。”

四号吹了声口哨:“我并不介意一直留在这里,说实话,天柱山比灭神会要像家多了。”

“同意。”三号也点头附和道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赤琉冷笑了一声:“胸无大志。”

四号夸张地在自己胸前比划了一下:“废话!你看看我有胸吗?哪里来的什么大志?不过说起胸,我记得有一个词叫什么来着,好像是胸大无……唉哟!”

他的头发着火了。

“总之,到时候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。”诺伊斯的嘴角抽搐了一下,然后摊手道:“但在十二根勇者之柱被填满前,拜托你们不要再惹麻烦了。”

嗣紫有些惭愧地垂下了头:“我努力……”

诺伊斯满意地点了点头,然后表示自己还有一些善后工作要处理,就飞快地离开了。

两分钟后

“之前那个被吓到的爆炸小子看见你这副模样一定会被气疯的。”

赤琉叠着双腿倚在沙发中,瞟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的嗣紫,悠悠道:“唉,真是个不错的人呢,无论是风格还是性格都很对我胃口啊~”

“是么……”

嗣紫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。

赤琉面色铁青。

“啧啧,这是挑衅呢~”

“哦!是想让嗣紫哥喝醋啊!”

“是吃醋,笨蛋!”

“哦哦!”

蓬~!!

俩人的头发同时着火了,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嗣紫的头发也着火了。

……

翌日

游戏时间AM10:40

您已紧急断开连接,请选择是否重连

“重连。”

重连开始……

连接完毕,正在读取角色信息

欢迎来到无罪大陆,绝对中立的黑梵,祝您晚安

米达城,圣教联合礼拜堂

墨檀出现在自己房间的床上,一抬头就看到了那个正站在桌子旁背对着自己的纤细身影。

“语宸?”

他尽可能用比较不吓人的声音问了一句。

“啊,墨檀你终于上线了!”语宸预料之外地并没有被吓到,她只是飞快地转过身来,看上去很是松了口气:“太好了,圣女姐姐刚才已经来敲过两次门了。”

墨檀坐起身来,挠了挠头发:“呃,什么事?”

“找你啊,快起来吧,我们假装吃个午饭就去找圣女姐姐。”语宸叹了口气,然后开始麻利地收拾起了桌子,她细心地把米莎郡的地图卷了起来,然后又将那些零零散散的棋子收进了一个小袋子里,接着便跑到书架旁拿起了两罐墨檀喜欢的红茶,把这些东西一股脑地塞进了行囊。

墨檀有些发懵地看着面前忙忙活活地少女,然后顺从地站起身来,一边帮她整理房间里那些零零散散的杂物(书籍、羽毛笔、墨水和羽莺吃剩的零食、落下的飞刀)一边歪着头问道:“我们去找夏莲干嘛?”

“对啊~”语宸飞快地把两本墨檀放倒了的书拿出来重新摆在书架上,扭头冲他笑道:“圣女姐姐已经把一切都打点好啦,两个小时前米达城里所有的圣骑士、低阶职业者和志愿参加战斗的平民都已经集结完毕啦,霍弗城那边泰罗先生昨晚派人连夜提前通知过了,随时可以准备出发哦,别告诉我你忘啦。”

墨檀当然还记得自己昨天交代的事情,但他没想到夏莲的动作竟然这么快,他本来以为大部队能在日落前出发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
“因为圣女姐姐很看好你嘛,嗯,我们都很看好你!”语宸冲他眨了眨眼,俏皮地吐了吐舌头:“大家都觉得只要好好听你的话,就算圣域那边并没有及时派来支援,也一定能扭转局面的,指挥官大人~”

墨檀顿时感觉自己的肩膀一沉,连忙摆手道:“别闹别闹,我从来都没觉得自己有这么大能量,我只是说试试,尽力而为的那种。”

看着语宸那充满希翼的、亮晶晶的眸子,他忽然觉得自己脸上有些发烫,然后开始思考自己昨天是不是答应的有些草率了……

那么多到处游荡的突变者、数以万计的瘟疫携带者、恐慌的民众、匮乏的补给、有限的兵力、蹩脚的指挥官……

我一定是疯了!

墨檀的眼神有些灰暗。

然后……

“我知道墨檀你只是尽力而为啊,你一直都在这么做。”语宸莞尔一笑,萌萌地抬起双手竖了竖大拇指:“但是你只要尽力而为就好了,我之前就说过啦,墨檀你超厉害的!”

“……嗯”

墨檀也竖起了大拇指,轻轻着戳了戳自己的脸颊:“我超厉害的~”

没错……

虽然那些麻烦和阻碍都十分可观的存在着,但是……

既然她觉得我并不是一个蹩脚的指挥官,那就不是吧~